仪葬人.

码码小短篇的咸鱼

我觉得小可爱们不要再去评论那篇文章了,一是没意思,二是看他们说自己挺有意思的。

论理智粉真要是吃过瓜就会发现他们对虚伪粉丝的形容词就是在形容他们自己:-P

咱不要给他们这个热度,继续开开心心的吃粮产粮好不好?评论也可以当做是个快乐源泉,不说别的,他们就是开局一张嘴,黑料全靠编,评论就是给他们热度,让他们自认为虚伪家跳脚,他们很开心,我们素质低,他们说的都是真理,所以我们才跳脚的。

他们跳搞事,就让他们跳搞,首先得明白,别人在做没素质的事情之前你是不是也用你认为没素质的方法对待他们,我也不说虚伪骚话粉丝滤镜可以过滤掉,这点没得洗,他家房管也不想洗,但是关于白瓦瓜,让他们好好的做一下白瓦瓜都是美好圣洁的梦不好吗,何必打扰呢。

#占tag致歉#

#不妥过段时间就删#

【笑伪】黄粱一梦

*我流笑伪
*可能会ooc,短片一发完
***刀子预警***
*体现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
*圈地自萌,请不要上升真人。

微笑最近总能梦见一个人,那个人是谁微笑不清楚,也记不起来,但是微笑总是隐隐约约的感觉是一个重要的人,可是他的大脑限制住了他的思想,他记不起来。

但是他总能梦见那个人的一切,说不上是一切,比起一切更像是那个人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有时候是一件大事,有时候则是鸡毛蒜皮的小家常,无伤大雅,却又让人在意。比如主角是那个人,但是那个人的脸朦朦胧胧的,要是有他的画像也是,像是被打上了一团马赛克一样,就是看不清,他越是想知道,越是想看清,那团马赛克就会越来越模糊。

微笑为此很苦恼,他曾经是个怎么样的人与什么样的人接触过,喜欢过什么样的人他记不太清了。可能是遭遇了什么,但是他不知道。他也不对以前的事情抱着一种好奇心,他的朋友告诉他,他曾经是个暴躁老哥,对待那个人的态度却又不同,说到这也算是勾起了微笑的好奇心,可是他的老有吞吞吐吐的,硬是没有说出那个名字,打着哈哈就过去了。微笑没在意,不说就不说吧,反正现在对他也不是那么重要。

微笑不知道他自己是否存在于他的梦中,因为梦中他不能感到自己的存在,像是一个旁观者,也像一个偷窥者,就那么看着一个人的生活,他被背叛,为别人两肋插刀,也是那刀终究是那人亲手插上去的。之后却又笑着说没事,微笑看着这幅场景心脏没由来的狠狠地跳动了一下,像是千金巨锤砸在了微笑的大脑上,他的记忆开始断片里,…他猛的惊醒,浑身上下就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湿透了。

微笑有些无奈,缓缓的移步到了卫生间,打开了花洒,凉水激得他一哆嗦,他这才想起还没烧水,算了吧,不烧了就这样吧。微笑冲着凉水澡,洗完澡擦干净后清醒了大半,他也无事可做,跑到阳台上点烟,微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这么心烦,只得狠狠的吸了口烟,那口烟在他嘴里,肺里停留了好久,微笑才缓缓吐出,看着烟雾上升遮住了月亮,向那个人的脸,微笑这么想着。

锅里的黄米饭还没煮熟。

微笑终于看清了那个人的脸,在一个夜晚,那人有这一双好看的红色眸子,他也好像恢复了记忆 听见他笑着叫他伪酱。虚伪也在回应他,微笑像只乌鸦一样,…叭叭叭的叫个不停,虚伪不恼,也不想他吵 静静的听着他讲话,他嘴里叼了一根烟,没点火,仅仅是叼着。面对微笑的问题或者是好玩的话语,他会给予回应,或者是撒敷敷的笑起来,微笑盯着虚伪的侧脸,他说,伪酱,我好想你啊。

虚伪回答“我不想你,微笑。”微笑咂咂嘴全当没听见,自顾自的说着“我真的好喜欢你吖伪酱,你说你是不是太缺德了?”虚伪听见你了不满,哼哼了两声回答道“我怎么了嘛我。”“你是个小偷吖,怎么可能不缺德呢?”虚伪呵呵笑了两声“是是是,我是个小偷,偷走了你的心喽?这土味情话讲的好啊笑笑。”

微笑看着他笑了起来,“你还有自知之明吖伪酱,你说你怎么能这么可爱嘛。”随着时间的偏移,微笑望着那月亮缓缓下落,像是提线木偶一般,太阳被牵起,浮在遥远的地平线上。

“我什么时候可以去找你吖,虚伪。”

“我不希望你能来找我,微笑。”

“可是我在的地方伪酱不在。”

“那也不可以来找我。”

“伪酱你爱不爱我嘛。”

“……爱。”

“就算是这样,因为我爱你啊笑笑,你更不能来找我,你该醒了,微笑。”

微笑望着太阳挂在天边缓缓升起,日出很好看,开始是一束阳关,后来是光芒万丈的太阳,照亮了整个世界,除了一些阴暗的角落,微笑无心去看这幅场景,他上一秒还好好的坐在微笑旁边陪他聊天,下一秒就像是鬼魂一样,太阳出来了,他也消散了。

微笑睁开了眼睛,他在ICU,旁边是贤儿疲倦的脸庞,微笑一时间哑口无言,轻轻动一动手指他就能觉得,指节嘎嘎作响,他的心跳声一点一点从机械声里传出,微笑不说话,也说不出话,就紧紧的盯着贤儿,口干舌燥的感觉一点也不好受,微笑想着,知道贤儿终于意识到微笑醒了,他看着贤儿猛的按住他的肩膀,脸上满是焦急的神情,贤儿将太多的问题丢给了他,他也不知道该回答哪个,只是说他很渴,贤儿给他递过来了温水,微笑没着急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开口说到。

“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有他。”

“我梦到了很多很多事情,他之前的事情,我之前的事情。”

“我梦到他跟我一起看日出,最后他消失了。”

“笑哥………”

“放心吧贤儿,我不会再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了,伪酱说不想让我去找他。”

“………”

“我听他的,只要是他说的,我什么都听。”

“我就是希望,他能回来。”

微笑握着贤儿地给他的水,水中他的指尖捏的杯子发白,微笑想了想,算了,也只是黄粱一梦,梦醒了,他什么都没有了,但是这就是现实,他无法逃避的未来。

【xxxx年xx月x日

两名青年遭遇车祸 一名青年当场死亡,场面太过于血腥另一青年重伤现已被热心市民送往医院救治,警方快速赶到现场并拉起警戒线肇事司机逃逸,先扔在逃亡中,警方已派人追捕,现报道如有见到车牌号为:xxxx的车辆,请立即联系当地警察。距死者家属所说…死者与另一青年是恋人关系,死者被确认死亡是手里还紧紧握着一枚男性钻戒…………】

微笑出院了,恢复的很好,他带上了一枚钻戒,在左手的无名指,他嫌弃一般的丢掉了手中不吉利的菊花,买了几束虚伪喜欢的花,他精心包好后来到了葬礼现场。

他一身白色西装,左手带着钻戒,金发被搭理的很柔顺,抱着一束好看的花束,他很精神,就像是来求婚的青年。

【笑伪】我爱你,仅此而已。

*我流笑伪
*可能ooc,短篇一发完结。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真人
*文笔有限,描绘不出这俩人万分之一的好qwq
*中秋快乐吖各位。

        微笑第一次看见虚伪之后就越发喜欢这个人的性格,甚至觉得,他的性格和他有些相似。去虚伪直播间的频率越来越多,直到每天去他直播间。当黎明杀鸡禁播的时候微笑担心过虚伪不好因此再做直播,直到后来第五人格的出现。说不上是什么伟大的光,但总归让那个人留下来了。
       微笑看着那个人一点点尝试打法,去研究这个游戏,直至那人登顶,直至那人成为了很多人的【导师】,他从他5000粉丝的时候看到了他5万的时候。
       微笑开始想尝试这个游戏,有了很多次看直播的经验,加上天生的游戏天赋,他很快的打到了屠榜,甚至超过了虚伪,他打到第二的时候,他觉得,还不够,我还要再强大一点。他达到了第一,加上了他偶像虚伪的好友,可惜老天就是那么不尽人意,让虚伪先遇上了另一个人。
        微笑听过不撞南墙不回头,可是他撞了南墙也不想回头,也不会回头,一次又一次的邀请,一次又一次的被拒绝,心里燃起的火焰依旧没有被浇灭,我虽然不在你名声鹊起时慕名而来,但也不会在你偶遇低谷时转身离开,微笑这么想着。
后来发生了的一系列事情让微笑几乎忍不住爆发,彻底了解之后他大概就想冲过去狠狠的斥责他们,他的虚伪那么好,为什么可以这么诋毁他?但他也有一点点感谢这个事情,它算是一个契机,是微笑走进虚伪心里的一个契机。
       屠皇狂欢夜的前夜微笑有了与虚伪开黑的机会,微笑为此开心了好久,他的偶像,他的光,就在这里,与他说话,与他开黑。微笑抑制不住的向虚伪诉说他是有多喜欢他,微笑借着直播间的魔鬼名字大声向他表白,虚伪有一时间手足无措,这个人给他的爱太过赤诚,这么猛烈的攻势让虚伪感到害怕,他想不出这么一个人要是真的放了手,留下的感情会不会被一并带走。
        微笑也觉得自己的攻势是不是太猛烈了,他抱着满腔赤城,抱了太久了 可这不能代表他可以一次性发泄出来,他开始收敛锋芒,感情要绵长,要细水流长,可是他觉得他做不到。
        微笑苦笑了起来,回想到了第一次开黑的那天,差一点,就差一点,造化弄人,等了将近两个赛季,等了很久终于等到了的人,在那最关键的一刻断电了,这是什么狗血言情剧啊?微笑在心里默默吐槽,但是他觉得没关系,因为还要屠皇狂欢夜。
        微笑泄洪的时候觉得没什么,看着弹幕一篇嘻嘻哈哈,他依旧觉得没什么。后来微笑放下了猛烈的攻势,他发现是对的,他从虚伪对他的称呼,从兄弟,到微笑,又有偶尔叫出的笑笑,天知道他有多开心,他恨不得飞到重庆去抱抱他,去表达他的爱意。
        虚伪有一次喝醉了酒,却嚷嚷这要和他打游戏,微笑暗自理解为了酒后吐真言,之后他听见醉酒的人大声说到贤儿天下第一的时候别提有嫉妒了,他自己没有意识到他的声音冷了下来,去他妈的酒后吐真言,他想到。第二天又问起虚伪为什叫贤儿天下第一的的时候,他的回答让微笑感到了希望,有那么一段时间微笑想把所有赢得钱退回给虚伪,为了一句微笑天下第一。
        简简单单的喜欢或快或慢,总有一天会变质,微笑这么想过,但没想到这么快,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快要抑制不住告白了,这南墙不撞也得撞。
        微笑有想过会被拒绝,甚至连兄弟都做不成,但是微笑觉得,这不还没告白,他还有无限的可能性,怎么能这么就放弃了。他握着手里的机票,无力的捂着脸,再回想他为什么这么冲动,怎么跟个叛逆的少年一样,来个说走就走的旅行,在没见到虚伪人的时候微笑在自己心里措辞,甚至脑补出了虚伪的一千种回答。但是当他见到虚伪本人的时候这种感觉被他挥散的一干二净。
        微笑向虚伪告白了,多时的仰慕与爱恋在一瞬间都被打包递给了那个人,他看着虚伪愣住,小声的嘀咕了什么。微笑听清了,但是就想听他重复一遍,他听见说“我也喜欢你。”微信猛的抱住他,手臂越发收紧,这个怀抱勒得虚伪快要喘不过来气,但是虚伪小声的说你是不是要勒死我,然后轻轻抱住了微笑。
       虚伪之后有调侃微笑当初是不是为了他的人气才跟他告白的,微笑总是会笑嘻嘻的回答他,抱抱他,然后亲吻他。
       “微笑!快说!你是不是因为我的人气才跟我在一起的!臭男人!”
       “不是吖,伪酱。”
       “我爱你,仅此而已。”

【笑伪】魔女与野孩子

*我流笑伪。
*圈地自萌,请勿上身真人。
*不知道这个题材会不会撞梗了x就是突然想写x
*文笔有限,描绘不出这两人万分之一的好qeq

1
虚伪是一位性别为男的魔女,也是一个从不搞事的良好公民。以至于到现在他都不是很明白为什么魔女在村民严重是一种至恶的存在,中午待在树下晒着阳光的虚伪如是想到。
临近下午虚伪快要回家的时候捡到了一个孩子,那孩子原本被狼群围着,差点就要丧命在那的时候被虚伪给看见了,本着要当一个良好公民的理念,虚伪救下了这个孩子,结束战斗还中二的摆了个姿势。虚伪没想到的是,他不仅仅是捡回去了个孩子,还捡回去了一个小迷弟。
2
微笑是一个野孩子,八岁大的实话遭遇不幸死了爹妈,在村子里就成了个被排挤的存在,但是他也没有说些什么,只是有一家三口成了一个人活着,他也不是没想过死,看到了与父亲母亲的合照的时候他想想还算了,或者挺好的。
有天微笑去森林里砍柴的时候遇到了几匹狼,毕竟是个八岁大的孩子,怎么可能招架得住,本来微笑都做好了必死的决心了,却又看到了一个黑衣服的男人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哦,魔女啊,不对,他怎么是男的??我是不是要被抓去煲汤了??然后他看见那个男人帅气的干掉了那些个狼,还摆了个很帅气的姿势。就这样,那时候的微笑成了虚伪的小迷弟。
3
微笑醒过来的时候,虚伪刚想开口,就看见这孩子一脸紧张的问他“你是不是魔女。”“看不出来吗?我是男人!”虚伪没好气的回答道。“好的魔男,那你是不是要拿我去煲汤?”虚伪一时间愣住了,魔男???这是人类那边的新词汇吗??看来他还是老了,问题不在这,在于这孩子一点也不慌张,虚伪突然玩心大气装作恐吓的表情说到“当然啊,我跟你讲啊,魔女可是净抓小孩子煲汤的!”
微笑看见虚伪一时间慌了,紧张的咽了咽口水,结巴的说到“我,我不怕!”虚伪又说到“我会把你和蛤蟆还有活生生的蛇放在一起煮!你怕不怕!”“不…不怕!”“锅可是很烫的,而且呀,我可是最喜欢吃肉了!尤其是小孩子的嫩肉!”微笑一时间手足无措,睁大着眼睛委屈巴巴的看着虚伪,一时间眼里有了水汽,“别,别吃我啊呜呜呜。”虚伪看到这小孩的反应傻敷敷的笑了起来,笑到眼泪都出来,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声“好了,都是骗你的,不会吃你的。你叫什么名字哇小孩儿?”“微,微笑,我我,我叫微笑!”
4
转眼间微笑成年了,十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两人的关系就像是从普通朋友变成了铁哥们,十年的时间虚伪的性子没变多少,还是傻傻的,懒洋洋的,倒是微笑,成熟了不少。
“伪酱伪酱,你还记不记得我小的时候你总是拿会把我炼药来威胁我做这做那的,你也该运动运动了。”“哦。”“跟你说正经事呢伪酱!”“嗯…帮我倒杯水!”“不要!”“再不听话就把你拿去煲汤!”“这次我不会再信你了!”在虚伪儿大不中留的眼神中微笑还是认命去倒水。递过去之后微笑就后悔了,刚刚的话这人果然没听进去,算了算了,这样也挺好的。
5
冬天的时候虚伪受到了点挫折,他为数不多的人类朋友离开他了,他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微笑想着安慰他,但是每次刚开口这人就笑着跟自己说没事,不用担心他,他很好。想到这微笑心里就一肚子火,虚伪这人就这样,至于开心的事情跟他说,一说就说起了个没完,就像从来没有烦心事那样在他面前傻敷敷的笑着,撒不撒啊这人!明明他越是这样他就越担心!
“伪酱?虚伪?伪哥?”微笑换着名字的呼唤虚伪,“啊?怎么了?”“唷,回过神来啦?”虚伪看样子些迷茫,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伪酱别伤心啦…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微笑突然说到,“不,你做不到"一直"陪着我的。”“但是我能做的在我的有限的生命里陪着你。”“微笑,你还小,对于我来说你还小,你总要娶妻,生子,你总会离开我的。”虚伪没有了表情,微微低着头,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微笑知道虚伪情绪低落,他知道虚伪在害怕什么,可是他真的不想离开他,不想抛弃他。
“不会!我现在只想陪着伪酱,不管以后伪酱在不在意我,就算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我也要陪着你!我!微笑!就要是陪虚伪过一辈子!”微笑突然大声喊到,就像是在宣泄他所有的情绪一般,喊完这些他气喘吁吁的看着虚伪,虚伪看着他,眼里带着惊讶。
6
虚伪经常跟微笑开玩笑说,再皮拿你去煲汤,把你吃掉,可那毕竟是吓唬小孩子的话,对成年人的微笑来讲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微笑经常把这件事说给虚伪听,虚伪听了就开始盒盒盒的笑,微笑也忍不住和他一起笑。
虚伪那天还坐在那棵树下像一只熊猫一样,懒懒散散的晒着太阳,微笑在远处看着他。这人真好看,他想。虚伪靠着树下,阳光照不到他,他叼着跟草,再回想这什么,突然他轻笑了起来,很是好看,微笑想,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微笑知道自己的虚伪的感情很早之前就发生了改变,那份感情刚刚在他心里萌芽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他在压抑着那份感情,但是对他的仰慕就是这小芽最好的养料,那人看似玩笑的骚话就是最好的水分,在每日的灌溉下,那小芽肆意生长,没用太久的时间就成了一颗参天大树,微笑压不住了,因为这颗树开花了。
微笑最后告白了,但是很成功,晚上虚伪看着一边笑着一边扯着自己衣服的小孩,默默捂脸,心下想着,完了,没吃的这孩子却被这孩子给吃了。

脑洞,算是蝴蝶效应,偏向意识流,主视角嘉德罗斯,实际上这是瑞嘉,信我。

‖无题‖

#ooc预警 短小#
#ooc是罪但我还是ooc#
#cp瑞嘉略微一点瑞金成分 刀子#
#格瑞视角 现代#

        金色和太阳融合为一起,我眯了眯紫罗兰色的眸子,看着柔和的眼光照在那人柔和的金发,那人的笑颜像是紫色三色堇,我想到的却是另一个人。
         那人伴着柔和的阳光却耀眼,不跟眼前的人一样柔和。那人外表年幼却带着王者的气息,他金色的眸子未曾放下过骄傲,如果说眼前的人是紫色鸢尾那么这人是卡萨布兰卡。完全不同的性格。但命运却交织在一起。
        眼前的人是我发小,他总像个无忧无虑的人,那人是嘉德罗斯,他有与生俱来的王者风范。他们有一样的金发却一个耀眼,一个柔和。但不得不承认,我喜欢那金色耀眼的光芒。
        但我可能,不,或者肯定,我无法表达这份爱意。他肩上有这家族重任,我不能让他因为我放下一切,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看着金色太阳花田。

        后来白色头发的男生对金发男生递了一朵卡萨布兰卡。作为回应那人回给了他一束白色桔梗







#紫色三色堇沉默不语 无条件的爱
#卡萨布兰卡有八种花语一种充满回忆的花,花语是淡泊的永恒一种盛开的很傲然,厌世的花 一永恒的美 负担不起的爱
#桔梗勿无望的爱
(格瑞对金不是爱,对螺丝的是爱,但螺丝毕竟孩子,只是喜欢略微无cp向但实际是瑞嘉)

并肩战斗
#瑞嘉#
#三十题的某一题#
#迷之想看瑞嘉并肩战斗233#
#ooc是最但我还是ooc#

   [嘿!格瑞,注意你的后面!]来自嘉德罗斯的。他身上有大大小小的伤口。 武器碰撞的声音,衣服皮肤裂开的声音已经分不清了,嘈杂的环境。
   [你还是注意你自己吧。]格瑞大概没好到 哪去,他身上也有了伤口。不比嘉德罗斯的少。
  最后是神通棍划破肉体撞击地面的声音,结束了。地面一片狼藉,带着鲜血,还有–––––––尸体。不过不是他们之中的。
   最后累的不行的两人坐在地上,嘉德罗斯的脸上还带着嘲笑。嘴里说着什么格瑞也不想去听。唯一的是,他们背靠背坐在唯一的空地上。
   [格瑞不错嘛。]嘉德罗斯虽然累但还是带着以往的微笑,狂放不羁的。[改天来打一架啊?]他继续说[不要]格瑞依旧是平常的语气这么回答他。
   [哈。]略带失望的一句话。他又开始说了什么,大概是他们竟然能并肩作战吧。
   最后嘛。一片废墟中两个人拥吻的轮廓。
   印着落日。很美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