弑.

码码小短篇的咸鱼

【笑伪】魔女与野孩子

*我流笑伪。
*圈地自萌,请勿上身真人。
*不知道这个题材会不会撞梗了x就是突然想写x
*文笔有限,描绘不出这两人万分之一的好qeq

1
虚伪是一位性别为男的魔女,也是一个从不搞事的良好公民。以至于到现在他都不是很明白为什么魔女在村民严重是一种至恶的存在,中午待在树下晒着阳光的虚伪如是想到。
临近下午虚伪快要回家的时候捡到了一个孩子,那孩子原本被狼群围着,差点就要丧命在那的时候被虚伪给看见了,本着要当一个良好公民的理念,虚伪救下了这个孩子,结束战斗还中二的摆了个姿势。虚伪没想到的是,他不仅仅是捡回去了个孩子,还捡回去了一个小迷弟。
2
微笑是一个野孩子,八岁大的实话遭遇不幸死了爹妈,在村子里就成了个被排挤的存在,但是他也没有说些什么,只是有一家三口成了一个人活着,他也不是没想过死,看到了与父亲母亲的合照的时候他想想还算了,或者挺好的。
有天微笑去森林里砍柴的时候遇到了几匹狼,毕竟是个八岁大的孩子,怎么可能招架得住,本来微笑都做好了必死的决心了,却又看到了一个黑衣服的男人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哦,魔女啊,不对,他怎么是男的??我是不是要被抓去煲汤了??然后他看见那个男人帅气的干掉了那些个狼,还摆了个很帅气的姿势。就这样,那时候的微笑成了虚伪的小迷弟。
3
微笑醒过来的时候,虚伪刚想开口,就看见这孩子一脸紧张的问他“你是不是魔女。”“看不出来吗?我是男人!”虚伪没好气的回答道。“好的魔男,那你是不是要拿我去煲汤?”虚伪一时间愣住了,魔男???这是人类那边的新词汇吗??看来他还是老了,问题不在这,在于这孩子一点也不慌张,虚伪突然玩心大气装作恐吓的表情说到“当然啊,我跟你讲啊,魔女可是净抓小孩子煲汤的!”
微笑看见虚伪一时间慌了,紧张的咽了咽口水,结巴的说到“我,我不怕!”虚伪又说到“我会把你和蛤蟆还有活生生的蛇放在一起煮!你怕不怕!”“不…不怕!”“锅可是很烫的,而且呀,我可是最喜欢吃肉了!尤其是小孩子的嫩肉!”微笑一时间手足无措,睁大着眼睛委屈巴巴的看着虚伪,一时间眼里有了水汽,“别,别吃我啊呜呜呜。”虚伪看到这小孩的反应傻敷敷的笑了起来,笑到眼泪都出来,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声“好了,都是骗你的,不会吃你的。你叫什么名字哇小孩儿?”“微,微笑,我我,我叫微笑!”
4
转眼间微笑成年了,十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两人的关系就像是从普通朋友变成了铁哥们,十年的时间虚伪的性子没变多少,还是傻傻的,懒洋洋的,倒是微笑,成熟了不少。
“伪酱伪酱,你还记不记得我小的时候你总是拿会把我炼药来威胁我做这做那的,你也该运动运动了。”“哦。”“跟你说正经事呢伪酱!”“嗯…帮我倒杯水!”“不要!”“再不听话就把你拿去煲汤!”“这次我不会再信你了!”在虚伪儿大不中留的眼神中微笑还是认命去倒水。递过去之后微笑就后悔了,刚刚的话这人果然没听进去,算了算了,这样也挺好的。
5
冬天的时候虚伪受到了点挫折,他为数不多的人类朋友离开他了,他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微笑想着安慰他,但是每次刚开口这人就笑着跟自己说没事,不用担心他,他很好。想到这微笑心里就一肚子火,虚伪这人就这样,至于开心的事情跟他说,一说就说起了个没完,就像从来没有烦心事那样在他面前傻敷敷的笑着,撒不撒啊这人!明明他越是这样他就越担心!
“伪酱?虚伪?伪哥?”微笑换着名字的呼唤虚伪,“啊?怎么了?”“唷,回过神来啦?”虚伪看样子些迷茫,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伪酱别伤心啦…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微笑突然说到,“不,你做不到"一直"陪着我的。”“但是我能做的在我的有限的生命里陪着你。”“微笑,你还小,对于我来说你还小,你总要娶妻,生子,你总会离开我的。”虚伪没有了表情,微微低着头,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微笑知道虚伪情绪低落,他知道虚伪在害怕什么,可是他真的不想离开他,不想抛弃他。
“不会!我现在只想陪着伪酱,不管以后伪酱在不在意我,就算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我也要陪着你!我!微笑!就要是陪虚伪过一辈子!”微笑突然大声喊到,就像是在宣泄他所有的情绪一般,喊完这些他气喘吁吁的看着虚伪,虚伪看着他,眼里带着惊讶。
6
虚伪经常跟微笑开玩笑说,再皮拿你去煲汤,把你吃掉,可那毕竟是吓唬小孩子的话,对成年人的微笑来讲一点威慑力都没有。微笑经常把这件事说给虚伪听,虚伪听了就开始盒盒盒的笑,微笑也忍不住和他一起笑。
虚伪那天还坐在那棵树下像一只熊猫一样,懒懒散散的晒着太阳,微笑在远处看着他。这人真好看,他想。虚伪靠着树下,阳光照不到他,他叼着跟草,再回想这什么,突然他轻笑了起来,很是好看,微笑想,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微笑知道自己的虚伪的感情很早之前就发生了改变,那份感情刚刚在他心里萌芽的时候他就发现了,他在压抑着那份感情,但是对他的仰慕就是这小芽最好的养料,那人看似玩笑的骚话就是最好的水分,在每日的灌溉下,那小芽肆意生长,没用太久的时间就成了一颗参天大树,微笑压不住了,因为这颗树开花了。
微笑最后告白了,但是很成功,晚上虚伪看着一边笑着一边扯着自己衣服的小孩,默默捂脸,心下想着,完了,没吃的这孩子却被这孩子给吃了。

脑洞,算是蝴蝶效应,偏向意识流,主视角嘉德罗斯,实际上这是瑞嘉,信我。

‖无题‖

#ooc预警 短小#
#ooc是罪但我还是ooc#
#cp瑞嘉略微一点瑞金成分 刀子#
#格瑞视角 现代#

        金色和太阳融合为一起,我眯了眯紫罗兰色的眸子,看着柔和的眼光照在那人柔和的金发,那人的笑颜像是紫色三色堇,我想到的却是另一个人。
         那人伴着柔和的阳光却耀眼,不跟眼前的人一样柔和。那人外表年幼却带着王者的气息,他金色的眸子未曾放下过骄傲,如果说眼前的人是紫色鸢尾那么这人是卡萨布兰卡。完全不同的性格。但命运却交织在一起。
        眼前的人是我发小,他总像个无忧无虑的人,那人是嘉德罗斯,他有与生俱来的王者风范。他们有一样的金发却一个耀眼,一个柔和。但不得不承认,我喜欢那金色耀眼的光芒。
        但我可能,不,或者肯定,我无法表达这份爱意。他肩上有这家族重任,我不能让他因为我放下一切,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看着金色太阳花田。

        后来白色头发的男生对金发男生递了一朵卡萨布兰卡。作为回应那人回给了他一束白色桔梗







#紫色三色堇沉默不语 无条件的爱
#卡萨布兰卡有八种花语一种充满回忆的花,花语是淡泊的永恒一种盛开的很傲然,厌世的花 一永恒的美 负担不起的爱
#桔梗勿无望的爱
(格瑞对金不是爱,对螺丝的是爱,但螺丝毕竟孩子,只是喜欢略微无cp向但实际是瑞嘉)

并肩战斗
#瑞嘉#
#三十题的某一题#
#迷之想看瑞嘉并肩战斗233#
#ooc是最但我还是ooc#

   [嘿!格瑞,注意你的后面!]来自嘉德罗斯的。他身上有大大小小的伤口。 武器碰撞的声音,衣服皮肤裂开的声音已经分不清了,嘈杂的环境。
   [你还是注意你自己吧。]格瑞大概没好到 哪去,他身上也有了伤口。不比嘉德罗斯的少。
  最后是神通棍划破肉体撞击地面的声音,结束了。地面一片狼藉,带着鲜血,还有–––––––尸体。不过不是他们之中的。
   最后累的不行的两人坐在地上,嘉德罗斯的脸上还带着嘲笑。嘴里说着什么格瑞也不想去听。唯一的是,他们背靠背坐在唯一的空地上。
   [格瑞不错嘛。]嘉德罗斯虽然累但还是带着以往的微笑,狂放不羁的。[改天来打一架啊?]他继续说[不要]格瑞依旧是平常的语气这么回答他。
   [哈。]略带失望的一句话。他又开始说了什么,大概是他们竟然能并肩作战吧。
   最后嘛。一片废墟中两个人拥吻的轮廓。
   印着落日。很美对吧?